您好,欢迎登陆知性网问答社区频道!
知性 - 掌控你的性趣
|
知性网微信
知性网微博
关注知性:
知性问答

先明后觉厉,做内行人掌控自己的性趣

超过 75000 份回答等你点赞

开始注册,收获属于你的第一个赞

立即注册 关注微信

国内首起跨性别就业歧视案申请劳动仲裁 两会:《反就业歧视法》立法讨论正在进行

2016年3月7日,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受理跨性别者C先生(化名)就贵阳慈铭健康体检中心有限公司就业歧视的劳动仲裁申请,中国第一起跨性别就业歧视维权案终于要开始进入程序。而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中,超过30位人大代表联名提案的《反就业歧视法(专家意见稿)》,亦包含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反歧视条款。

因打扮“男性化”被企业辞退,跨性别者维护平等就业权

贵阳跨性别者C先生?2015年4月入职贵阳慈铭健康体检中心有限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顺利、符合该岗位要求。但7个工作日后C先生遭公司辞退,十分惊讶的C先生多次与公司人事沟通原因,没有得到回应,公司反而让其它工作人员转告:“你是同性恋,这样的形象如何给客户提供健康服务?”
实际上C先生为女跨男跨性别,他虽生理女性,但自我认同为男性,并以男性的身份生活、打扮。“公司觉得我是女性,不能这么‘男性化’打扮,也以为我是同性恋,还觉得我这样是不正常的,”C先生告诉笔者,“可是我工作期间按时按质完成任务,我的性别表达一点都不影响我的工作。”
3月7日下午,C先生在深圳维德法律志愿服务中心黄沙律师和同性恋亲友会家长的陪同下,前往贵阳市云岩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仲裁委员会确认该公司违法辞退,返还拖欠工资、并赔偿因此带来的经济损失。“这是跨性别人士就业歧视第一案。希望这个案件可以让企业更加注重员工的实际工作能力,而不是歧视与自己不一样性倾向、性别表达及性别认同的人。”黄沙律师说。

“这才是真正的我”,打破性别二元划分

C先生今年28岁,他在初中开始就穿着打扮比较“男性化”,但那时并没有跨性别的概念,大学后,他开始偿试探索真正的自我。“男性化”的打扮让他觉得很舒服,“这才是真正的我,”C先生经常觉得,“跟着内心走,生活就没有压力了。”
C先生工作后,经常被要求穿女装,要打扮得很“女人”,似乎不这样就被认为无法胜任工作。C先生不得不因此更换工作,甚至似乎只有自己创业才能避开这种性别歧视。“我知道我不是个男人,渐渐地我明白我很可能也不是个女人,问题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要求我们非男即女的世界里。”C先生经常引用知名跨性别运动者凯特伯恩斯坦这句话,在这个性别二元划分的世界,到处都是歧视、割裂。

缺乏法律保障,《反就业歧视法》进入人大立法讨论

“性少数群体在国内面临诸多歧视,在就业过程中,跨性别者常因其性别表达不符合主流性别规范、同性恋者常因其性倾向被曝光而遭受包括取笑、不能升迁、辞退等歧视。”公益机构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负责人彭燕辉介绍,“但我国现在还没有基于性别、性倾向反歧视的法律,性少数群体免遭歧视的法律保障需要尽快出台。”
2015年全国人大期间,孙晓梅等36名人大代表、高莉等31名人大代表提出《反就业歧视法》立法建议,顺利进入人大立法讨论程序中。今年正在进行的两会也将进一步讨论该法立法可行性。《反就业歧视法》专家建议稿中,包含了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反歧视条款。立法专家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反就业歧视法》所体现的正是“平等”这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解到此跨性别就业歧视案,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表示“应该按照两会提交的反就业歧视法立法建议,禁止一切形式的就业歧视。”
早在2013年联合国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中,中国政府代表代表就承诺要设立反歧视法以确保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在学校及工作场所中享有平等待遇。
长期从事反歧视及性别研究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刘小楠指出:我国对于性别的理解还处于男性和女性的二元性别框架,缺乏性别多元的认识。现有性别平等立法还限于男女平等,主要是对妇女权利的保障。对于C先生这样的跨性别者以及其他性少数人群的权益则缺乏法律保障。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把性别平等做扩大解释,比如台湾地区的《性别工作平等法》不仅保证男性和女性的平等就业权,同时也禁止基于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性倾向的歧视。
黄沙律师也表达“希望这个案子可以让立法部门认识到性少数群体的实际就业困难,期待《反就业歧视法》能更快出台,让性少数群体在法律上得到更平等地对待。而性少数社群,应该把握自己的权利,勇敢对歧视说不。祝我们社会可以更多包容,真正和而不同。”
“就业面前,人人平等。”一直关注性少数平等权利的社会学家、性学家李银河教授也呼吁大家关注对跨性别人群的就业歧视。


文章转载请注明:知性网。

2 个评论

good job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